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为什么说《北平无战事》讲究?若杉爱莉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江阴新闻网编辑部 时间:2018-01-31

推荐相关文章: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故事梗概1948年,国共两党已届决战。国统区经济崩溃,民生凋敝,七月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又曝出贪腐大案,涉嫌通共的方孟敖飞行大队却在这时被改编为国防部稽查大队派往北

北平无战事百度云盘,网盘下载c1948年,国共两党决战,国统区经济全面崩溃。潜伏在国民党空军的王牌飞行员、中共地下党员方孟敖,被国民党少壮派第三种势力委以重任,率领其航空大队打击以他父

    制片方过审的智慧:怎样才能规避审查风险?

  《北平无战事》刘和平写了七年,这七年相继经历了七个投资方七次撤资。最后接手这个项目的制片人侯鸿亮最初也接触过这个剧,当时他的判断是“这部戏一定通不过”。让所有投资方都觉得最冒险的一点是:这个剧深入剖析北平解放前国民党内部的腐败。“当时的中央还不像现在反腐力度这么大。我也比较慎重,也问过以前的投资方,有一些公司甚至是开了电视台的会讨论这个项目要不要上,大家都觉得有风险。总局从来没有说过反腐戏不能拍。但这个尺度我们看能不能把握。”侯鸿亮说。后来他看了剧本,被文字打动,抱着好故事应该把它做出来的想法甘愿冒险。当时他们没有想到,到这个剧播出的时候,对反腐题材特别宽容。刘和平透露:“关于贪腐,一条意见都没有。前几天还说了,现在怎么看不到反贪腐的作品?就一个《绣春刀》这也太不像话了,说的是明朝。”

  对自己的故事构架和人物,刘和平非常坚持不肯改动。在规避审查风险方面,片方做了一个巧妙而又艰难的设计。侯鸿亮透露:“这个戏是一个重大题材,但它不需要通过重大题材审查办公室来审查。因为所有的领袖人物都没有露面,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蒋经国都没有。如果是作为重大题材审查了,它一定会要求审核所有的历史事实,给编剧创作的空间就相对比较窄了。所以这段历史是刘老师已经吃进去了,然后再吐出来,你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其实也都是虚构的。规避得还算很巧妙,就是挺难的。这中间包括我也一再地和刘老师想办法消减蒋经国的一直被提及。其实这里面是整个北京的和平解放,就是蒋介石或者是蒋经国和毛泽东、周恩来的一个对弈,但这四个主要人物都没有(亮相),却还要一样能把这整个故事讲清楚。”

  收支的平衡:不如雷剧好卖,1.5亿如何收得回?

  凡是接触过这个项目的人都有一个共识,《北平无战事》在思想和艺术上绝对出彩。但刘和平的作品一向有深度,受高端人群的喜爱,却也被担心很难接地气为主流电视受众所接受。发行方东方融合的张总表示:“发行期间,给不少卫视看过片,他们虽然在审批时公认这是部高品质剧,但在决定时觉得它不够接地气,不会像雷剧俗剧一样带来高收视而不选择引进播出。”侯鸿亮在最初就有过这样的权衡:“现在大家都太过浮躁,所以对稍微有一点深度的作品接受起来是有困难的。我们和刘老师也在这方面有一些碰撞。但刘老师对故事还有人物的一些大的方向是很坚持的。”为了增加它的商业元素,片方把目光投向了演员的选择:“我们当时说全片任何一场戏拿出来观众看的时候,都有一个熟悉的人。往往大家看电视剧的时候,首先是要有熟悉的演员把你留住。我相信这个戏只要看下去大家一定会觉得好看。”

  要呈现一个厚重宏大的剧本,必须有精良的制作,再加上六大影帝、数十位明星云集的阵容,最后该剧耗资1.5亿。大手笔的投资让该剧的成本回收也变得并不容易。“如果没有一剧两星,这个剧整个销售会更成功一些。播出的档期会没那么抢。因为到年底的时候,各电视台都在压出品方的价格。而且电视台习惯在一部戏播火了以后,马上就要求制作方能够再复制前面的成功。但是刘和平老师在一篇采访中提到他的创作思路有两点,一个是不重复别人的,一个是不重复自己……”尽管在当下电视剧较为浮躁的大市场环境下,一个创新的有深度的作品的运营困难重重,但侯鸿亮对这部作品还是很有信心:“当年《士兵突击》其实收视率不那么高,但是网络上当时已经像疯了一样在流传。观众呈一种饥渴状态,希望能够看到他想看的东西,但现在给到的东西。

  大部分都是雷同的,像这样一部作品出现的话,我倒是觉得可能会是一个好事情。”他理解后来北京、天津卫视等购买这个剧,也是考虑到打造平台品质以及吸引高端人群的诉求,让一些不看电视的人回到电视机前。作为制作方,他们对这部剧也有自己的底线:“电影电视剧还是商品,如果让投资方赔钱的话,那就是有问题。”他认为这部剧能达到收支平衡的底线:“首轮卫视版权,加上不低于一颗星的网络版权应该可以收回投资。其实网络还挺看好这个题材,爱奇艺买了版权,反腐和每个人生活相关,能引起巨大话题。另外刘老师说过,这个片值得重读。不会是看完一遍就不想看的。它一定能够首轮完了以后有二轮、三轮。我有过这种经历,有时候一部戏带给你的,可能比十部戏带给你的都多。当它的社会意义真正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的价值会呈几何式地在增长。我拍了好多部戏,其中可能《闯关东》一部戏的价值会等于好多部戏的总和。“

  细节的考究:小到一张信纸,都要和当时一样

  剧组动用了四台最高规格的高清摄像机拍摄。服装、化妆、造型的细节要求近乎苛刻。在媒体的提前看片会上,大家都感叹这是一部拍出了电影大片味道的电视剧。在侯鸿亮看来营造品质最关键在于细节。“国民党什么局里面的每一张信纸,它都一定和当时那个信纸是一样的,这个要考据。呈现在画面里的每一件道具,它一定是那个年代有的。我们基本上做了一个还原。导演提出来一些画面一定要去北京大学拍,但北京大学根本就不接受拍摄。后来通过北京市委宣传部来协调的。如果其他剧可能找个公园就拍了,但这个不一样,因为燕京大学它当年基本上是同样的环境,去了以后感觉是不一样的。很多演员在现场拍摄了一天不敢坐下,只是怕衣服坐出褶影响效果。”

  总局:连错别字都挑出的十五页“意见”

  十五页纸,这是侯鸿亮从业以来接到的最长审查的意见。但让他特别开心的是这十五页并没有让这部剧伤筋动骨的地方。刘和平表示审查“非常宽容”。总局更多只是从党史和文史的角度上把很多应该规范的东西都规范了,“甚至是关于党委内部的一些东西,你究竟是城工部还是地下党,因为城工部有很多敏感点。包括从历史的角度,我们怎么看待当时发生的事情,准确性上提出了大量细节的内容。”总局的回复细致到:“初审完了以后复审,复审完了以后,每一条每一条甚至错别字他们都给你挑出来。”有了这许多考据意见,《北平无战事》后期断断续续做了一年半,是普通电视剧后期三倍的时间。

  甚至为这个片子特设了绿色通道

  尽管题材敏感,但其实广电总局在促使这个片子完成的过程中也起了积极作用。其中一项举措就是为这个片子开设了绿色通道。“审查的时候会有一个程序,先送北京局,多少个工作日之后送总局。总局多少个工作日之后再给北京局答复,北京局回过头给我们审查意见。我们根据他的意见修改完了以后,再送北京局复审,复审完了以后再送总局。而现在,我们都是北京局、总局同时在审,节省时间。总局看完以后又请了很多专家,让专家有些意见进来。”

  编剧:关于剧名,刘和平最满意的名字是

  《最后的王朝》……

  刘和平无疑是《北平无战事》这个作品的核心。该剧从动笔到播出历时七年。一个金牌编剧,把最赚钱的时光都贴在了这部作品上。刘和平透露这个剧名字就想了好几个。“取了一个《明月照人1948》,他们觉得第一没有涵盖1949,第二太文艺。后来叫了一个《北京不战》,他们觉得太像商业片。我自己最满意的一个名字是叫《最后的王朝》,但是报立项的时候,广电局认为太敏感。所以最后改成《北平无战事》,我自己希望叫《最后的王朝》,就是王朝系列,因为前面写了《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这地方是蒋介石最后的王朝。现在叫《北平无战事》,相对文艺有一半,商业有一半,最好的就是容易通过,但不够响亮。”

  多维网状叙事,最初剧本只有35集,最后的5集开机后才完成……

  《北平无战事》选取了1948年国民党经济全面崩溃,蒋经国强制推行币制改革以最后一搏这样一个历史节点,将大的命题放进短短几个月的叙事中。讲述国民党在行将全盘崩溃之际,竭尽全力试图力挽狂澜,没想到反而加速了它的覆灭。刘和平把这段历史烂熟于心,再用可以呈现的尺度拿捏构建出来。“它会让人看到,国民党和共产党在这最后决战的半年时间,历史最终选择了哪个党。它从这一独特角度来揭示历史的必然,这是以往任何作品都没有过的。”刘和平说。侯鸿亮评价这部作品层次丰富,“你会觉得那是个谍战戏,它不是,它是个金融戏。再看以后,会觉得这是一个反腐戏,其实它也不是,它就是个历史剧。它没有说一句共产党好,但大家看完了以后,会有一种感触,就是那个时代的共产党和那个年代的国民党差异在哪儿。”

  《北平无战事》采取了多维度的网状叙事,刘和平称:“我的结构叫做乱石铺街,其实是无序可寻的,我在写的时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所以信息量很大,拍起来特别难。”

  最初剧本只有35集,最后的5集一直到开机之后才完成。侯鸿亮透露刘和平这5集步步推敲反复揣摩,“走不通了以后他转过头把前面写的全部都否定了,重新再来。所以他是定一个起点定一个终点,中间有无数种可能。”

  该剧人物关系图足以看晕很多观众,而且不仅描述国共博弈,更有国民党内部、共产党内部各部门之间的微妙关系。人物设定也十分特别。刘和平介绍:“方孟敖这个地下党从开始到最后,共产党没有给他派过一次任务,也没有过过一次组织生活。最后"孔雀东南飞"计划落在蒋介石要傅作义希望北平方面把钱都运走,而最后接到中共的最高指示,毛泽东下的指示和蒋介石是一样的,叫他把钱都运到台湾去。所以方孟敖这个地下党就是一直没有接到组织上任何一个指示,干过任何一件事。最后接的一个指示蒋介石和毛泽东给他下的是一模一样的。”

  演员:好多角色都想演,到底该演哪个好呢?

  一部电视剧能够塑造一个非常成功的人物形象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北平无战事》中,每一个的人物形象都很鲜明。这就让演员们纷纷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陈宝国长时间都在纠结他要演哪个角色。他想方步亭我是不是能演,曾可达我是不是能演,徐铁英可以,我要再放开了手的话,马汉山也一定精彩。廖凡一直纠结在究竟是演梁经伦还是演曾可达,到了最后一刻的时候,导演说,你演梁经伦吧,你演这个角色演成什么样我想象不到,曾可达这个人物是相对扁平化的,你演成什么样我能想象到。导演认为廖凡适合演内心特别纠结的角色,梁经伦出来以后定是让大家看了抓心挠肺的。这个被外人看成是地下党的人实际上是蒋经国的一个核心人物,但是他又对国民党的所作所为极为不认同,从自己内心里又把自己当成一个共产党……此外,因为档期原因没能出演的孙红雷其实当时也特别想来,他说:“我能演曾可达,我能演孙秘书,我能演梁经伦,这几个角色我都能演。”

  那么多大咖,到底砍多少片酬合适呢?

  很多人问侯鸿亮一个问题,请这么多大咖来难不难,贵不贵?其实他有一个原则,就是所有戏明星片酬不高于总投资的一半。这部戏也不例外。“片酬低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不是说拦腰斩的问题,而是直接对着人家脚后跟了。我们后来是到了什么程度啊,就是我们一共预算是这么多,每个角色我们分配好预算,哪些人能来就来,并不是根据你这个演员的价格来设定。包括临时串戏的一些演员,马少骅他就三天法庭的戏,他已经是个友情价格了,拍完以后他打电话说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戏份少了,这部戏你应该给我更重要的戏,我一定能完成得很好。第二个,钱你们给多了。拍这个戏是不需要这个钱的。包括李晨,就两三天的戏,我就让人包了一个红包给他,人家就是纯粹帮忙啊,他收工以后打电话问我在哪儿,他专门把红包又退回来,"这个戏能参与一下还是很开心的事"。”能请来这么多大咖其实是在侯鸿亮的意料之中,“其实真正的演员,虽说挣钱很重要,但他们内心对创作的满足感其实比挣钱重要太多了。我们提前设定方向,搭一个最好的阵容,不见得是最大的咖,但一定是最会演、最符合这个角色的。最后让我们很感动的是有些演员拿着他甚至是五分之一、四分之一的价格就表达我要来。”《北平无战事》居然还请到了78岁高龄的老戏骨焦晃,“他和刘和平合作过,两人是忘年交,他大概有五六年没有拍电视剧了。这一次呢,刘老师经常写一点剧本给他看,他看了以后也喜欢。还有一个他个人很重要的原因,他父亲就是中央银行总行国库局襄理,彻底地了解到国民党已经腐败到什么程度,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不跟国民党走,全家人留在了上海。我觉得老先生在拍这个戏是给自己父亲的一份礼物。”

  和老戏骨对戏,连玩耍的时间都没有啦!

  也有很多人问制片人,这一部戏里有那么多大咖,你应付得来吗?侯鸿亮回答:“根本没问题。”完全没有各种提要求和互相碾压,晚上也没有人出来喝酒。有朋友来串戏都特别纳闷:你们这个组都没人出来玩啊,约人喝酒都约不到。其实大家都在准备第二天的功课。不少演员手里都会准备一些工具书,随时帮助自己来了解台词含义。有些人的功课还包括要听听古典音乐、看民国时期的电影。剧组会对演员提出要去了解历史背景的要求,但绝大多数时候是演员自发的。比如刘烨,和很多老戏骨对戏,他把自己调整到了一个很好的状态,“他自己就说,原来我拍戏的时候总是催。一场戏拍完抓紧下一场。而这部戏他要不满意了,他就会说再来一条吧。或者有一天,他身体状态不是很好,他还专门跑到现场去,跟导演说今天的戏能不能延到后一天来拍,因为我现在的状态不好。”现在网上人气很高的“小鲜肉”王凯,第一天来拍戏就让他拿着枪对着陈宝国,一般年轻人都会气弱,但他气势完全不输。这让制片人特别看好他,以至于后来在《琅琊榜》中,他拿到了和胡歌搭档的戏份特别重的角色。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故事梗概错位欲情by陌上归人

1948年7月,国统区粮价已飙升至36万法币一斤,北平参议会决议强令取消一万五千名东北流亡学生配给粮,引发了学生抗议,爆出了国民党空军勾结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走私弊案。美国照会将停止对国民政府的援助,中央银行急电北平分行经理方步亭调查走私账目。方步亭和襄理谢培东怀疑是北平分行内部有潜伏的共产党,泄露了账目。

与此同时,方步亭的长子,空军上校方孟敖,正在南京接受审判,罪名是违抗军令拒绝轰炸开封,有通共嫌疑。并案受审的还有前国民党空军作战部中将副部长侯俊堂和中共地下党员林大潍。崔中石以侯俊堂受贿的百分之二十股份为诱饵,说服了党通局全国联络处主任徐铁英为方孟敖辩护。崔中石在南京的活动,表面上是以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的身份,代表方步亭行长前来救子,实际上是作为中共地下党党员,营救中共特别党员方孟敖。

法庭上,方孟敖在庭上见到了林大潍,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让他深受触动。预备干部局少将督察曾可达作为公诉人,与辩护人徐铁英唇枪舌剑。正当双方相持不下之时,蒋经国的一通电话,方孟敖竟得以免罪,发交国防部预备干部局另行处置。

曾可达对蒋经国的决定十分不理解,蒋经国在电话里告诉他,方孟敖是方步亭的儿子,又是个优秀的人材,可以为我所用,希望派他到北平彻查北平民调会和北平分行的贪腐。同时,蒋经国命曾可达严密监视崔中石。

由此,原“国军空军笕桥航校第十一届第一航空实习大队”改编为“国防部北平运输飞行大队兼经济稽查大队”,由方孟敖率领,飞抵北平,同机抵达的,还有徐铁英、曾可达和另外三位掌管国府金融财政和民食调配的官员,组成“五人小组”,调查北平贪腐问题。

方孟敖一到北平,便将原本为飞行大队准备的下榻豪宅和敬公主府,让给了东北流亡学生,率部住进了一个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附近的旧军营,并拒绝了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提供的烟酒香水咖啡等一切奢侈品。这一行为,使飞行大队得到了学生们的拥护,也让时任北平市民政局局长和民调委员会副主任的马汉山焦虑不安。燕京大学学委成员,副校长助理梁经纶跟中共北平城工部燕京大学学委负责人严春明商议,认为方孟敖为人正直,值得争取。

方孟敖的母亲和妹妹早年死于重庆大轰炸,他一直认为母亲和妹妹的死是父亲方步亭疏于家庭所致,一直记恨着父亲,多年来从未回过家。在弟弟,时任北平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的劝说下,方孟敖终于同意回家吃顿饭。方孟敖见到了姑父谢培东、表妹谢木兰、谢木兰的同学何孝钰,和方步亭的继室程小云,但是方步亭本人,却一直把自己关在楼上办公室中,始终未见儿子一面。

马汉山找到已经调任北平警察局局长的徐铁英,向徐铁英透露了党内的腐败现状,并且告诉他,前任警察局长在扬子公司有百分之四的股份,民调会所有的账,都是从北平分行走的,而管账的,正是崔中石!

曾可达在“中正学社”特务学生的带领下,密会了梁经纶。原来,这个梁经纶是打入中共北平地下党的国民党“铁血救国会”核心成员!梁经纶告诉曾可达,他已经派何孝钰去监视方孟敖,何孝钰作为共产党外围的激进青年,可以利用她去试探方孟敖,查清他到底是不是共产党的特别党员。何家与方家是世交,两人小时候还有姻亲之约,派他去最合适。曾可达得知梁经纶对何孝钰有好感,却不顾私情,仍然选择利用她,向梁经纶表达了敬意。梁经纶伤感地说,既然选择了不能再选择,就绝对不可能再有别的选择。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p#分页标题#e#

中共华北城工部刘部长严厉批评了严春明擅自接触方孟敖的行动,重申了中共中央“七六指示”,即“保护学生,积蓄力量”。梁经纶却以不能阻挡进步青年的革命热情为由,说服了严春明,继续让何孝钰接触方孟敖。

在“五人小组”的调查会议上,五人各怀鬼胎,被叫来问话的马汉山也不配合,互相推诿扯皮。马汉山甚至直接告诉列席旁听的方孟敖,小心不要被某些人当了枪使。眼看会议进行不下去了,五人小组又请方步亭行长前来问话。

方氏父子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相见竟是在这种场合!铁血救国会“利用儿子打老子”的计谋昭然若揭。方步亭表态,随时欢迎“五人小组”检查北平分行的相关账目。

眼看稽查大队要开进民食调配委员会的仓库,然而从扬子公司进的一万吨大米却迟迟没有到货,马汉山心急如焚。徐铁英给马汉山出主意,说扬子公司最怕掌握他们账目的北平分行。徐铁英派秘书孙朝忠去火车站接刚从南京回来的崔中石。崔中石利用前来接他的北平警察局的车辆,摆脱了曾可达派去跟踪他的国民党特务。

方孟敖向崔中石表达了自己的为难,南京方面要他查北平分行的账,而查账,就是查崔中石。崔中石告诉他,现在曾可达和方步亭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组织上让方孟敖忘记自己是共产党员,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无需向任何人请示。

方步亭、徐铁英、崔中石三人坐到了一起。徐铁英显然是为了当初在南京崔中石许诺给他的侯俊堂百分之二十股份而来,崔中石表示行长方步亭并不知情,但是自己说的话,一定算数。徐铁英大喜,向方步亭保证一定会照顾方孟敖和方孟韦。

北平万人学生抗议爆发,华北剿总司令部被包围,总司令傅作义向“五人小组”施压,五人小组紧急联系马汉山。此时的马汉山正在跟扬子公司通话,嘴皮磨破才要来一千吨粮食,今晚运抵北平。当方孟敖带着马汉山来到五人小组会议室时,发现崔中石正在接受讯问。曾可达当着方孟敖的面,故意说怀疑崔中石有中统或军统的背景。方孟敖想起之前和崔中石接触的种种情形,内心产生了动摇。

在梁经纶的授意下,何孝钰带着谢木兰找到方孟敖,邀请他回家吃饭。方步亭看到楼下的方孟敖和何孝钰,煞是般配,带着笑容却动身去了何家。卧室内,方孟敖和何孝钰谈起了共产党,方孟敖讲了他见过的共产党林大潍,他佩服林大潍的真实和无私。正当何孝钰想要开口要说她见过的共产党时,方孟敖强制止住了话题,起身离去。两人的对话从头至尾,都被隔壁的谢培东听的一清二楚。

方步亭在何家并未提及儿女的婚约,而是与何其沧讨论国府希望他们起草的币制改革法案。两人认为,银行没有准备金,垄断市场的财团也不愿意拿出物资来坚挺市场,所以,币制改革只能是一场空谈。

方步亭回到家,听了方孟敖和何孝钰两人的谈话录音。方步亭认为,应立即阻止方孟敖与崔中石进一步接触。

崔中石的家如今已被徐铁英派人监视起来。方孟韦找到崔中石,目睹了崔叔一家的清贫拮据,与之前在南京为救方孟敖挥金如土的他判若两人,心生同情。崔中石担心徐铁英不会放过他。方孟韦告诉崔中石,只要能保证之后不再牵连到哥哥,就保他平安。

中共北平城工部负责人“老刘”告诉何孝钰,方孟敖已经是我党发展的特别党员了,但是原来一直跟他单线联系的同志不能跟他联系。老刘让何孝钰按梁经纶的意思,继续接触方孟敖。何孝钰压力很大。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p#分页标题#e#

马汉山正在火车站焦急等待运粮的火车,火车站调度处主任告诉他,今夜的一千吨粮食,其中有八百吨是给第四兵团的军粮。一批货卖两家主,扬子公司的贪欲竟至如此丧心病狂!马汉山急了,忙差人给方孟敖打电话,自己则搬着凳子一屁股坐到了铁轨中间。

当方孟敖率队伍赶来时,马汉山一行人已经被第四兵团的特务营拿枪指着押在墙根了。方孟敖不由分说拷了特务营长和军需处长,把负责押粮的两位扬子公司员工也抓了起来。五人小组紧急开会,民食调配委员会和第四兵团两张提粮的单据摆在桌上,两方吵作一团,谁都说不清到底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曾可达正在密会梁经纶。梁经纶告诉曾可达,他认为共产党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最终结果很可能不但找不到方孟敖是共产党的证据,自己的身份也会暴露。这样一来,自己的主要任务——协助何其沧推行币制改革的任务也无法完成。曾可达却认为这是梁经纶产生了思想问题,这种悲观的情绪是动摇,是自私,甚至是对党国不够忠诚的体现!

方孟敖抓了扬子公司的人,扬子公司的孔令侃打电话到方家兴师问罪,被方步亭骂了回去。方步亭对这个党国已经失望透顶,他与谢培东商议,希望给方孟敖活动一个驻美大使馆武官的职务,并尽快与何孝钰完婚,到美国去,远离政治斗争的漩涡。

方家接到南京传来的消息,五人小组解散,改为曾可达为首的国防部和徐铁英为首的北平警察局联合调查,调查组急招崔中石前去问话。方步亭意识到,铁血救国会是铁了心要让儿子打父亲了,他让谢培东与崔中石同去。方孟韦回到家得知消息,满腔义愤夺门而出。

谢培东找到崔中石,两人同志相称,原来,谢培东竟是中共地下党北平经济战线的负责人!谢培东让崔中石尽快撤离北平到解放区去。崔中石却不接受,他要继续留在岗位上,继续争取方孟敖。

在调查小组曾可达的质问下,崔中石回答得滴水不漏。正在这时,方孟韦赶到,质问曾可达一边看着北平民众挨饿,一边鼓动儿子查父亲,到底居心何在?曾可达恼羞成怒,扬言要把方孟韦送南京特种军事法庭,空气中顿时火药味十足。冷静下来的曾可达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方步亭,语气热情而客气,希望谢培东协助崔中石能将账目理出个头绪。

一千吨粮食的分配决定终于下来了,归北平学生,而第四兵团的人则带着扬子公司的两位负责人走了。

谢培东要求崔中石三天之内,整理好账册交给他,然后撤离,这是组织的命令。崔中石提出,走之前要见一见方孟敖。

这一连串事件,使方孟韦对国民党这个政权产生了怀疑,他忧心自己在心爱的姑娘眼中,是否也属于遭人厌弃的党国官僚。他带谢木兰去了圆明园。一连串的询问并未得到谢木兰的回应。谈话间他只能捕捉到谢木兰对梁经纶的爱慕,这让方孟韦更加孤独和绝望了。

然而,此时的梁经纶正和何孝钰在一起。他们正在组织一次燕京大学与方大队的联欢会。在梁经纶如同催眠的慷慨演说下,何孝钰彻底沦陷了,她义无反顾的相信着梁经纶,相信着梁经纶所描绘的美好未来,两人拥抱在一起。

其实,曾可达想通过这次联欢,让报社鼓吹宣传“国民政府视民众苦难高于一切”。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刘同志严厉批评了严春明的擅自行动,严春明紧急安排梁经纶前去阻止联欢。曾可达得知消息,震怒之下,失手打碎了原本要代蒋经国送给方步亭的那套紫砂茶具中的一只茶杯。冷静之后,曾可达意识到,中共北平城工部取消这次联欢绝不是一次单纯的政治行动,而是他们已经察觉了国民党的这一计划,而且怀疑上了梁经纶。他向蒋经国申请,现在就去见方步亭,争取方步亭予以配合。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p#分页标题#e#

梁经纶赶到方大队军营,方孟敖提出,自己不懂经济,要请梁经纶为他们飞行大队讲讲。梁经纶告诉他们,高居国民政府各个部委的二十个人,掌握着国民政府的财政和金融大权,决定着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的命运!

曾可达来到方家,代表蒋经国赠送给方步亭那套茶具,因为四个杯子被摔碎了一个,曾可达编了一个瞎话,说一个茶壶代表北平分行,三个杯子代表方家三父子,这是蒋经国的一片苦心。曾可达跟方步亭摊牌,要求北平分行交出崔中石。曾可达走后,方步亭与谢培东商议,决定急调崔中石离开北平,去上海中央银行总部工作。

方孟敖把崔中石带到什刹海,想知道崔中石到底是不是共产党。崔中石说,他不是共产党,方孟敖也不是地下党。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方孟敖要相信自己。与此同时,老刘带何孝钰引见一位党内的领导,当这位领导出现时,何孝钰惊呆了,竟是谢木兰的父亲谢培东!谢培东希望何孝钰接替崔中石的工作,与方孟敖单线联系,这是绝密任务,让何孝钰连严春明和梁经纶都不能告诉。

崔中石一家已经收拾停当,由方孟韦护送着,开往火车站。徐铁英忽然发现,崔中石已经把许诺给他的百分之二十股份,转移到了一个香港的陌生账户中去了!连忙派人去北平火车站截住了崔中石。把妻儿送上火车之后,崔中石被带到了警察局的重刑犯禁闭室。徐铁英气急败坏的质问那笔钱的去处,崔中石却闭口不言。

方步亭和谢培东来到了北平警察局,表示不管钱被转到哪个公司,他可以替崔中石垫付。条件是要保证崔中石的生命安全。徐铁英思付良久,最终同意了。谢培东给徐铁英开好了支票,徐铁英叫来秘书孙朝忠,要求把崔中石押往中统监狱严加看管。孙秘书告诉徐铁英,崔中石已经交给马汉山带来的军统,秘密押往西山执行了。徐铁英一时懵了,这个孙朝忠,到底是愚忠?还是背叛?来不及细想,徐铁英连忙赶往西山监狱,等待着他的,除了一个破口大骂的马汉山,只剩下崔中石冰冷的尸体了。马汉山一脸不服,明明是你徐铁英下令执行的,怎么还跑来找我要人?徐铁英只得打掉牙往肚里咽。

盛怒的方孟敖率队冲进民事调配委员会,马汉山不在,方孟敖把值班人员全拷起来了,只要他们检举马汉山,过去的贪污既往不咎,立功受奖。另外,在梁经纶的煽动下,学潮又毫无征兆的爆发了。学生们包围了民调会、市政府、市参议会等机构。

马汉山找到徐铁英商议对策,徐铁英设了一个套,马汉山被突然出现的孙秘书用枪顶住了后脑,徐铁英打开了录音机,逼着马汉山承认是自己做主杀的崔中石,没人有人指使。

时局已经不可收拾了,学生们围在民调会大门口,要求交出马汉山,梁经纶、何孝钰、谢木兰都在其中,老刘同志、严春明也在其中。一排排军警举着钢枪,严阵以待。

华北剿总紧急召开会议,副总司令陈继承的意见是,坚决镇压!并将罪过算在了方孟敖和稽查大队头上。马汉山因为有人撑腰,也硬气了起来。不久之后传来傅作义和李宗仁函件,皆要求务必安抚,尽量应承。陈继承和马汉山都变了脸色。

马汉山被方孟敖押了出来,代表政府表态,允诺了应该配给学生的粮食数量,并建议每大学各选出二十人组成协查组,配合方大队彻查北平民调会的账目。人群中爆发出胜利的欢呼。

谢培东与北平城工部负责人张月印密会,崔中石的死,让他们不得不选定新的同志接触方孟敖。张月印告诉他,梁经纶很可能是国民党打入我党内部的国民党特务,同时,谢培东的女儿谢木兰很可能与梁经纶发展成了恋爱关系,这令谢培东十分震惊!

回家后,谢培东将谢木兰强制禁足,任凭谢木兰哭闹也无济于事。晚上,谢木兰哭着给何孝钰打电话,要找梁经纶,后来又改口说要孝钰帮自己跟大哥方孟敖求情。何孝钰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p#分页标题#e#

梁经纶和曾可达商议,要利用严春明,抓捕老刘。就在回住处的路上,梁经纶被两个人拖进警车带走了。何其沧忙打电话询问情况,被冷言拒绝。原来是陈继承授意下针对学潮领袖的抓捕行动。

负责审讯的是保密局北平站长王蒲忱,王蒲忱竟然也是铁血救国会的成员,这次他也是在蒋经国的授意下抓捕梁经纶的。一方面为了堵陈继承的嘴,另一方面,也是考验梁经纶的忠诚。王蒲忱面临的难题是,如果对梁经纶用刑轻了,可能会引起共产党的怀疑,如果重了,又怕梁经纶受不了,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此时,方孟敖带着马汉山来找王蒲忱了要求放人,正好解了王蒲忱的难题。经过请示,蒋经国同意释放梁经纶,同时给王蒲忱下了新任务,切断共产党与方孟敖的一切联系,尽一切可能抓住中共城工部地下党的负责人“五爷”!

这个“五爷”就是老刘,是北平地下党负责反特肃奸的执行人,经验丰富,杀伐决断。这才有了少数同志背后称他“五爷”的不恰当比喻。“五爷”是青帮刑堂堂主,帮号红旗老五。意即老刘也有着类乎青帮“红旗老五”般的地位。

美国人突然宣布暂停对国民政府一亿七千万美元的援助,理由是政府有人贪污援助。彻查党内贪腐的情势更紧迫了。调查组紧急开会,却谁也找不到方孟敖。此时的方孟敖带何孝钰上了长城,何孝钰代表组织与方孟敖接头,方孟敖却没有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他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崔中石,他让何孝钰转告组织,不要再派人来送死。何孝钰听得心里是一阵阵发凉。

徐铁英找到方步亭,以保护方孟敖的名义,希望说服方步亭与自己联手压制铁血救国会,把审问马汉山的权利要过来。徐铁英希望谢培东能做一个三百二十万的账,应付美国人。

送走了徐铁英,方步亭和谢培东商议把方孟韦和谢木兰送到法国去留学。一向不敢跟父亲顶嘴的谢木兰终于爆发了,在方步亭和方孟韦的求情下,谢培东不得不放女儿回学校。世事无常,此时谁都不知道,谢木兰这一走,竟是父女俩的永别!

徐铁英来飞行大队要求带马汉山走,却被方孟敖扣下了,徐铁英,马汉山,谁都不准走。他要问清楚崔中石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曾可达这边,蒋经国的命令下来了,方孟敖代号“焦仲卿”,梁经纶代号“刘兰芝”,行动代号为“孔雀东南飞”!

已经被秘密取了代号的方孟敖到底也没问清楚到底崔中石是谁杀的,他更加茫然了。此时,陈继承已经率领士兵包围了军营,就在危机一触即发的紧要关头,蒋经国的电话到了,向陈继承传达了总统的意见,陈继承只得灰溜溜的带人离开。马汉山既没有交给曾可达,也没有交给徐铁英,而是被王蒲忱率领的保密局带走了。

曾可达向方孟敖传达了蒋经国的“孔雀东南飞”行动——目的是彻查民调会贪腐案,准备推行币制改革。与此同时,城工部方面也在积极分析和破译“孔雀东南飞”行动。

何其沧起草的《币制改革法案》已经完成,何其沧和方步亭都明白,没有储备金,没有物资,只靠印新纸币根本无法挽救业已崩溃的经济。不过在其位谋其政,纵使是一纸空文,也还是要应付的。

谢培东向方孟敖坦白了自己身份,也解决了方孟敖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怀疑和无助。方孟敖向谢培东汇报国民党有一个“孔雀东南飞”行动,但方孟敖并不知道“孔雀东南飞”的具体行动内容,也不知道“刘兰芝”是是谁,更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执行。

方孟敖带着何孝钰出了城,过了卢沟桥,出了国军北平西南防线,无论国民党国防部的曾可达,还是共产党城工部的谢培东、张月印,都紧张不已,因为方孟敖走的方向,正是解放军的驻地!

方孟敖并没有去找解放军,而是带着何孝钰到了永定河,他回忆起那晚与崔中石在什刹海边的谈话,方孟敖向何孝钰表达了爱意。并且告诉何孝钰,他并不急于得到答复,梁经纶那边他会去找他谈。

不顾何孝钰的阻拦,方孟敖找到了梁经纶。方孟敖一天之内多次反常的举动,让曾可达和谢培东彻底懵了——这个方孟敖到底要干什么!曾可达不能让方孟敖和梁经纶单独谈太久,他赶到两人所在的外文书店,把梁经纶的身份,蒋经国的计划向方孟敖透了底。

北平城工部这边,也接到了中央的指示:为了五大城市的人民,凡参与币制改革调运物资者,均不得抵触,给予积极配合。严春明得知了梁经纶的真实身份,他深感自己罪孽深重,决心负责到底。不顾老刘同志的反对,偷偷藏了一把枪。

承诺学生的一万吨粮食运抵北平。发粮大会现场,传来朱自清先生因拒领美国救济粮病逝的消息,领粮突然中断,学生们群情激愤,开始静坐。严春明上台演讲,徐铁英开枪,老刘牺牲,严春明被捕。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p#分页标题#e#

同时被捕的,还有梁经纶、谢木兰等一干学生代表。徐铁英当着所有人的面拆穿了梁经纶的国民党身份,谢木兰脸色惨白,完全被惊呆了!知道了梁经纶的真实身份,在场所有被捕的人,都无法被释放了,只能秘密处决!

王蒲忱拟了一份详细的善后方案,对方家的说法是,谢木兰跟着同学去了中共的解放区。王蒲忱和曾可达还亲自陪着谢培东开车去找,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直到谢培东见到刘云同志,他才得知,谢木兰真的牺牲了。但是谢培东必须要强忍悲痛,接下来,他要对着家里所有的人演戏,这个残酷的真相绝不能让方步亭知道,更不能让方孟敖知道。可是,这种戏码真的能骗过精明至极的方步亭和有着可怕直觉的方孟敖吗?

谢培东交给方孟敖一纸电文,上书:“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引用的是《木兰辞》,暗指谢木兰已经到了解放区。但这张电文仍然无法消除方孟敖心中的疑虑。不如说,这纸语焉不详的电文,更加深的方孟敖怀疑,现在方孟敖几乎确定,谢培东在掩盖什么,谢木兰大概是真的遭遇了不测!

1948年8月19日,国民政府正式颁布《币制改革法案》,要求冻结国统区所有银行业务,停止现行货币流通,发行金圆券,并以金圆券收兑民间黄金白银外币。方步亭作为行长,必须以身作则,把家中所有金银都上交了,包括程小云的婚戒和留给谢木兰出嫁的金镯子。

军警宪特进入了一级警备,全力保证币制改革期间的社会稳定。

曾可达和徐铁英同时接到了上级的命令,曾可达接到的命令是,同梁经纶、方孟敖一起,保障天津经济管制区的民生物资。徐铁英接到的命令是,防共反共,戡乱救国!

两方势力同时指向了一个人,那个知道内情最多的人——马汉山。曾可达带着行政院经济管制委员会的命令,徐铁英带着国民党中常会的命令,同时来到西山监狱提调马汉山。

币制改革第一天,居然出现了两道截然相反的命令!抵制力量之强大,超出了曾可达的预计!曾可达纠集了八名北平工商界的头面人物开会,要求他们把公司的金银外币和外汇资产如实填写,上报。但是没人肯配合。

徐铁英在银行金库见到谢培东,以抓捕共产党的名义,把自己和谢培东拷在了一起。方步亭得知消息,一怒之下去了西山监狱申请坐牢。方孟敖则押着那八个工商界人士,擅自登上飞机。机场乱做一团,还没来得及设路障阻止,方孟敖已经上了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空中,谁也不知道方孟敖要干什么。

方孟敖在飞机上要求立刻与马汉山通话。马汉山好不容易逮着个说话的机会,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还公开捅出了徐铁英百分之二十股份的猫腻。然而,方孟敖因违法《陆海空军刑法》,在下飞机的同时就被带上了手铐。

方步亭告诉何其沧,方孟敖驾机上天,触犯陆海空军刑法,希望能判个开除军籍,远离政治漩涡。何其沧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梁经纶找到徐铁英和曾可达,慷慨激昂,声泪俱下,把多年来埋藏在心里的话都说了,他对国民党和这个政权已经失望透顶!这些话,被侧室内的总统府四组主任陈方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当陈方走出来的时候,梁经纶才明白,自己被彻底出卖了!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拂袖而去。

陈方传达了对徐铁英的处置——解除一切职务,回南京接受调查。曾可达向蒋经国报告了自己看法,他认为方孟敖应该接受特种刑事审判,梁经纶发布分裂党国言论也应立即立案调查他的真实背景。

梁经纶见到方步亭,告诉他谢木兰已死的消息,而谢培东和方孟敖都是共产党。方步亭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是听到梁经纶亲口说出这些话,还是震惊不已。方步亭回到家,与谢培东进行了一次长谈。谢培东没有承认自己是共产党,但也没有否认。他是不是共产党,对此时的方步亭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此时他只想救自己的儿子,现在掌握方孟敖命运的只有两个人,蒋经国和周恩来。方步亭希望谢培东能给周恩来递个话,让共产党同意方孟敖出国。

谢培东却找到曾可达,传达了方步亭希望蒋经国放过方孟敖的意见,曾可达答应他,今晚就请示,尽快给他答复。可曾可达联系不到蒋经国了,他只好向陈方汇报,陈方并没有明确表态,只说会请示总统。行政院经济委员会来电报,要求飞行大队赴天津急运物资。眼看时间就要到了,曾可达只得动身前往飞行大队军营。

任凭曾可达劝说,方大队的飞行员们坚决不配合,还主动要求遣送南京接受审判,曾可达一时没了办法。直到见到王蒲忱,曾可达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蒋经国安排的对他的考验。王蒲忱重申了蒋经国的命令——全力保证“孔雀东南飞”行动!

刘云出席了北平城工部的会议,下达了中共中央的指示,对于“孔雀东南飞”计划,不干涉,不阻止,希望国民党充分保证傅作义的后勤军需补给。

方孟敖没有如方步亭计划的那样,得以被开除军籍卸甲归田。何其沧当晚跟司徒雷登通了电话,司徒雷登出面找了蒋介石,蒋介石又找了傅作义,傅作义出面说方大队今天起飞是他的指令,不属擅自起飞,没有触犯国民党《陆海空军条例》,方孟敖要继续担任北平飞行大队的飞行任务。而南京又向何其沧趁机开出条件,要他和梁经纶参加以赴美争取援助的代表团。为了保护方孟敖,也为了保护学生梁经纶,何其沧同意了。

方孟敖登上飞机,开赴了运输物资的第一线。天空的阳光变成了震天的火光!飞机的轰鸣声变成隆隆的炮声!——辽沈战役开始了。

时间到了1948年10月8日,币制改革并没有为北平市的民生带来丝毫改善,百姓仍然买不到粮。曾可达擅自做主,命令把十车军粮卖给百姓。他在赌博,赌得是蒋经国打老虎的结果,赌他敢不敢抓孔令侃!

曾可达赌输了,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蒋经国也赌输了,11月2日,国民党被迫宣告币制改革失败!

与此同时,对方孟敖的最终决定下来了——同意方孟敖出任驻美武官。然而,方孟敖自己却坚决不同意,自己入党两年来,竟没有为共产党做过一件事。他不能就这么躲到美国去。

1949年1月,辽沈战役、淮海战役胜利,中共中央决定以和平方式结束平津战役,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包围了北平,却围而不打。

国民政府紧急启动了运走北平重要人物和北平分行金库黄金白银的计划,命令方孟敖大队执行飞行任务。中共华北城工部同时命令方孟敖飞行大队率部起义。

就在方孟敖起义前夕,接到中共中央最高指示,“让蒋介石把钱运走,把民心留下”。兵不血刃,让傅作义五十万大军接受改编,和平解放北平。

方孟敖率领飞行大队在1949年1月22日深夜,载着北平分行经理的父亲方步亭和北平分行金库的黄金白银起飞了,在静谧的北平上空盘旋数匝,最后朝东南飞去,往台北而去。

解放军入城仪式,万众欢腾。

在欢迎的队伍里,静静地站着一个人,中共地下党资深党员谢培东,他不能暴露身份,只能以国民党银行留守人员的身份迎接新中国的到来!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网友评论:

江阴新闻网 mbtdiscountuk.com Inc. xml html

Copyright © 2017-2018 创阳网络 江阴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mbtdiscountuk.com

Top